热辣点击
赞助展示
最新图片

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请先定游戏规则

[点击图片进下一张 ] 跳转到

  浙江十大集资案中,有6名女集资人,2人被判死刑3人死缓。我们关注民间集资案的处理结果,更关注在本轮改革中,民间资本有多大的生存空间,该构建什么样的游戏规则。

  2月21日,发改委召开了由45个部门参加的会议,部署落实今年上半年出台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发展实施细则制定工作总体进展情况,让各部门立下了军令状。同一天,最高法发布《关于人民法院为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和推进金融改革发展提供司法保障的指导意见》,意见的背后,是建立民间市场秩序的努力。

  对民间集资案的巨大社会反响,显示用民间集资人血祭的方式来达成银行垄断与发展市场经济的均衡,已逐渐走进死胡同。目前资金紧张与民间资金的投资无门,显示社会资金使用效率极其低下。此时放开民间金融,不是对民间金融的施舍,而是中国市场经济发展所必需。历史到了转折关头,不进则退。

  民间借贷不会因为有人漠视而消失。根据中金公司的估算,中国民间借贷余额已达到3.8万亿元,相当于银行总贷款的7%。在温州等地,绝大部分中小企业都受过民间借贷的恩泽;只是目前随着产业资金链的断裂,民间借贷信用体系濒临崩溃。

  要改革、规范民间借贷市场,将民间资金引入各行业,最重要的是下决心构建让民间资金能够心甘情愿投资的市场法则。技术手段必须附着在市场理念之上,辅之以管理与利益均衡机制,才能根深叶茂。只想引入民间资金,而不想让民资参与管理与决策,绝不可能长久。

  在垄断行业引入民资,是建立市场化管理机制的契机。现在的问题,是民间资金“一不小心”进入垄断行业,往往无疾而终。原因很简单,有入股权无话语权,动辄得咎,不如远去。

  看起来,在项目公司内部建立董事会负责制,可收一箭双雕之效:既可防止清末民资筑路,资金却流向上海股市的旧时代经典悲剧,更可预防国资利用完民资最终当抹布一扔了之的新时代经典悲剧。

  此次发改委等部门召开高规格的会议,落实非公经济36条,等于要求各部门自动手术破除垄断利益,难度不小。如果能得寸进尺,就可为未来推开一扇市场化的大门。

  无论从哪个角度讲,对民间集资案的处理,都将成为一个发展市场经济的经典判例。一万句话不如一个公平的案例,如果要人血祭,所有落实非公经济36条的努力,都将会在有钱人移民的狂潮中被粉碎。


点击排行